• <wbr id="gyxap"></wbr>

  • <track id="gyxap"></track>
    1. <rt id="gyxap"></rt>
    1. Top
      首頁>黃金 > 正文

      網農以每年100%速度遞增 90后一年賣200萬個土雞蛋

      發布時間:2015-08-26 21:35:39        來源:半月談

      田野上崛起“網農”新群體

      在“互聯網+”大潮風云激蕩的中國農村,正在迅速形成一個新的群體——“網農”。他們出身不同、學歷各異,既有年薪數十萬的IT精英、國企和外企高管、大學生創業者,也有地地道道的農民。

      盡管經歷不同,他們卻有著相似的輪廓。

      ——他們是互聯網大潮的弄潮兒。重慶秀山縣一個90后年輕人,一年賣出了200萬個土雞蛋。

      ——他們是農村創富神話新的締造者。今年端午節期間,浙江遂昌縣在網上賣出數十萬個“長情粽”,竟賣光了全縣的糯米。

      ——他們正以幾何級數的速度成長壯大。去年初,地處武陵山區腹地的秀山縣還沒有一個電商網點,如今這一數字驟增至178個,今年底將實現267個行政村全覆蓋,明年底將拓展至周邊71個縣市區。

      專家認為,“網農”正在成為引領新農民、發展新農村、托起新農業的生力軍。

      百萬“網農”孕育萬億級市場

      近日,在重慶秀山縣平凱鎮鄧陽村,40歲的農民陳天友走進設在村民活動室旁藍底白字的電商服務網點“武陵生活館”,揭開罩在竹籃上用來防雨的碎花布,將30多個土雞蛋交給“館主”楊俊。這些新鮮的土雞蛋順著遍布秀山農村的電商服務網點和物流系統,匯聚到縣城,再通過快遞奔向北京、上海、廣州等一座座千里之外的大城市。如今,秀山一半以上農民出售的土雞蛋都采取這種模式,每個雞蛋的價格至少高出2元。

      今年24歲的曹席斌一身書卷氣,他原來是重慶一家基金公司的投資經理,年薪數十萬元。去年4月,曹席斌和兩個小伙伴來到秀山創辦電商平臺“姜戈網絡”,一年的時間,他就將200萬個秀山土雞蛋賣到全國各地,還因此獲得了數百萬元的天使投資。“現在的互聯網就差一個土雞蛋”,這是曹席斌常常掛在嘴邊的口頭禪,“土雞蛋”指的是農產品。

      廣東清遠的特色農產品“清遠雞”每年產量約5000萬只。 去年“雙十一”,在清遠市政府和阿里巴巴的包裝和推廣下,天貓平臺上,插上電商翅膀的“清遠雞”一天的銷量就達到了1000萬只。這份完美的答卷讓不少人感慨,傳統農民累死累活銷售3個月,不如“網農”吆喝一天。

      千千萬萬這樣的“網農”已經形成一個數量龐大的新群體。來自阿里巴巴研究院的數據顯示,目前僅是在淘寶、天貓平臺注冊的農村網店就已超過160萬個,去年全國農村電商銷售額超過1400億元。重慶市社科院城市發展研究所所長許玉明說,盡管已粗具規模,但相對于我國電子商務14萬億元的年銷售額,農村電商仍是一片尚待開發的藍海,未來必將趕超城市電商,成為另一個萬億級市場。

      無論在西部的重慶,還是在中東部的安徽、浙江,“網農”們的故事驚艷、勵志且創意迭出,令人拍案叫絕。不僅如此,在一些區域和行業,“網農”已成為農產品生產和銷售的“主力軍”。

      在距秀山縣1000多公里的浙南山區,前幾年還經常出現農產品滯銷情況的遂昌縣,如今全縣約1/3的農產品通過互聯網銷售。今年端午節期間,遂昌縣網店協會統一組織線上營銷活動,銷售遂昌特色土豬肉長粽。協會副會長林頌文說,網店協會專門尋找鄉下農家,精選食材包粽子,并在遂昌長粽的營銷活動中融入“情義長長久久”的文化內涵,節日期間共賣出了數十萬個“長情粽”,用光了全縣的糯米。

      在其他一些行業,精彩的故事也同樣正在上演。秀山縣所在武陵山區71個縣市是我國重要的中藥材產區之一。此前,該地區的中藥材經藥販子層層倒手,普通藥農很難致富。2013年,中藥材天地網落戶秀山,全縣大部分中藥材在該電商平臺實現農戶與商戶直接交易,去年銷售收入3000多萬元。如今,秀山縣已成為金銀花等中藥材的市場價格、流通量等信息發布地,掌握了市場定價權和行業質量標準制定權。

      以幾何級數成長壯大

      阿里巴巴研究院數據顯示,近幾年,注冊地在鄉鎮的農村賣家正在以每年100%左右的速度遞增;2010年至今,阿里平臺農產品銷售額的年均增速為112.15%。

      驚艷亮相的“網農”群體正在以令人驚嘆的速度迅猛成長。顯然,“網農”為農產品插上了互聯網翅膀,銷售量往往以幾何級數增長,“秒殺”傳統農產品銷售方式。

      重慶江津區秀毅家庭農場總經理江毅,是一名資深“網農”。2008年,江毅從重慶一家國企辭職,回到老家西湖鎮當上了農民。他流轉了幾十畝土地種植桂花樹、黃桷蘭等特色苗木,但銷路卻成了大問題。走投無路的江毅開始嘗試通過互聯網營銷自己的產品,僅一兩年時間,他的年銷售額已從剛開始的幾十萬元,迅速發展到1000多萬元,壟斷了江津區60%以上的苗木業務,成了當地最大的苗木生產商。

      “沒想到銷售量會增長這么快,去年我自己產品不夠賣,還組織周邊種植戶的貨源,幫其他種植戶聯系的生意也超過1000萬元。”江毅自豪地說,“80%以上都是我通過微信群、QQ群等方式牽線搭橋賣出去的,連首都國際機場的機場高速路兩邊的灌木花卉,都是我在網上組織供應的。”

      在中國農村,電子商務的滲透呈燎原之勢,一些 “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傳統農民轉型成為“網農”。秀山縣是重慶市最偏遠、落后的區縣之一,去年初該縣的電商網點數量還是零。近一年來,秀山縣整合城鄉資源,帶動70多億元的社會資本,投資建設農村電商網點“武陵生活館”,如今該縣電商網點已驟增至178個,今年底將實現267個行政村全覆蓋,明年底將爭取拓展至周邊71個縣市區。

      記者近日在秀山縣平凱鎮鄧陽村的“武陵生活館”看到,20多平方米的店里有接入光纖的液晶電視,前來收快遞、送貨的村民絡繹不絕,店長楊俊會免費幫助不熟悉互聯網的村民順利完成網絡下單操作,快遞包裹寄送到這里再分發到村民手中,當地農特產品也在這里匯集后實現統一外送。

      “兩年前,我就是一個普通農民,根本不曉得電商是啥子東西,以前大家見面都是商量怎么把地種好,現在大家見面都在討論電商,都搶著加盟武陵生活館。”楊俊告訴記者,他就是經過培訓考試,擊敗同村兩個競爭對手后才獲得加盟資格的,每年縣里會培訓200多個像他這樣的“網農”。

      不僅如此,阿里巴巴、京東商城、蘇寧等電商巨頭紛紛將新的戰略重心轉移至農村,掀起農村刷墻運動。電商巨頭們在農村刷墻的速度,代表著互聯網在農村的滲透速度。記者近日在重慶、浙江、安徽等地農村走訪,隨處可見“生活要想好,趕緊上淘寶”“發家致富靠勞動,勤儉持家靠京東”“當心花錢淘假貨,正品省錢來蘇寧”等標語。

      “現在每天都有外地政府人員來對接農村電商工作,我們每天忙得連滾帶爬的,阿里已經在全國2000個村布點,幾乎每天都有網點與合伙人加入進來。”阿里巴巴農村淘寶事業部總經理孫利軍說,“農村對電商的熱情太高了,我們招募農村合伙人,平均每個縣700多人報名,河南有一個縣,把廣告打到了當地務工人數較多的深圳,竟有6000多人回來報名。”

      重慶市商業委員會副主任廖紅軍、安徽省商務廳市場建設處副處長王首強等表示,相對于傳統銷售渠道,電子商務沒有地域限制,銷售過程中間環節少,用戶量和銷售額往往呈現幾何級數增長。在電商巨頭的帶動下,農村電商發展勢頭迅猛,作為“操盤手”的“網農”群體也隨之迅速壯大。

      田野上新的生力軍

      要給“網農”描摹一個準確的畫像并不容易,他們的形象是立體的、多維的,他們出身不同、學歷各異,既有年薪幾十萬元的IT精英、國企外企高管、返鄉創業農民工、大學畢業生等各界人士,也有地地道道的農民。但有一點是共同的,他們給中國農村注入了互聯網基因、創新基因、文化基因,是引領新農民、發展新農村、托起新農業的生力軍。

      安徽金寨縣“三個農民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創始人童維新就是從外企高管的職位轉型而來。兩年前,童維新成立“三個農民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目前已囊括全縣70多家合作社的產品,去年的交易額達到500多萬元,下一步計劃利用大數據技術進一步拓展電商平臺的影響力。

      “網農”的來源可謂廣泛:一年在網上賣出200萬個土雞蛋的曹席斌創業之前從沒去過農村,是一個五谷不分的“90后城里娃”;壟斷當地60%以上苗木業務的江毅,當年辭去了重慶一家大型國企月薪2萬元的職位回鄉創業;一年將2萬只寵物兔賣到全國18個省市的“重慶靈物閣”網店店主毛世強,創業前只是重慶江津區杜市鎮的一個普通農民……

      “網農”們個體之間確實有著太多的不同,但在傳統農民和政府管理者眼中,他們有著共同的優勢和特質。

      “除了精通互聯網,他們的創意很多,可以按網上的規律創造出各種包裝、營銷模式,看到他們才發現自己真是落伍了,他們是高價大批量地賣,我們只能低價賣給來村里收購的小販。”重慶開縣野生菌種植戶祁秋中說,“網農”們的互聯網思維和創新能力讓他大開眼界,不管是返鄉創業的農民工、大學生,還是農業企業帶頭人,他們都是一群能吃苦、懂市場、敢創新的人,是農村里的能人。

      重慶梁平縣天農八部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經營梁平柚的電商企業,創始人是42歲的文華成。在梁平,柚子樹年齡越長,柚子的口感越好,為了能賣出好價錢,文華成創造出“年份柚”的概念,將柚子分成30年、50年、100年樹齡等類別進行銷售,100年樹齡的柚子每箱6個、15斤,售價298元;50年樹齡的柚子每箱158元;30年樹齡的柚子每箱128元。

      去年,文華成賣出了1.25萬噸柚子,占到了全縣柚子產量的近五分之一,銷售收入8500多萬元,不僅緩解了近兩年梁平柚的銷售難題,還將梁平柚的收購價從前年的4角提升到了去年的1元左右,為當地農民增收5000多萬元。

      重慶江津區商務局局長應健從政府管理者的角度分析說,“網農”們給農村注入了互聯網基因、創新基因、文化基因,為傳統農業轉型帶來了全新的元素和力量,是中國農村的未來和希望。

      2014年10月29日,阿里巴巴“農村淘寶”成交第一單現場。王定昶攝

      “互聯網+”催生產銷新模式

      位于重慶市璧山區天燈村的“紫香蕊”無花果基地最近異常繁忙,老板趙洪勇每天凌晨將采摘下的新鮮無花果封箱、打包,源源不斷發往廣州、上海等城市。誰曾想,就在2010年果樹剛掛果時,由于銷售無門,趙洪勇拉了幾千斤到主城區叫賣卻成交慘淡,最終幾百斤果子賣不出去全部爛掉。飽受打擊的趙洪勇第二年嘗試網店銷售,沒想到網店開張不到3天銷量就沖到了千斤。如今,靠著網絡打開的銷路,他的基地一擴再擴,達到年產120噸無花果的產量,即便如此,高峰期也難以滿足全國各地訂單的需求。

      果農趙洪勇的銷售奇跡只是新興“網農”群體改寫農村產銷模式的一個縮影。從“別人咋種我咋種”的盲目生產到提籃叫賣的沿街銷售,傳統的小農產銷曾飽受農產品“賣難”的困擾。而今,正在崛起的“網農”悄然用“一張網”重構著傳統農業的產銷版圖,通過網上趕集、定制生產、精準銷售等,讓小農戶也能有效對接大市場,倒逼農業標準化、規?;?、現代化的實現。

      精準產銷:“當蘋果開花時,銷售已經結束了”

      如果不觸網,重慶江津區杜市鎮的毛世強恐怕還在為自己的寵物兔銷售無門而苦惱。和許多普通的農戶一樣,他曾一直延續著種養“隨大流”、銷售靠運氣的自產自銷模式,由于飼養的品種不對路,加之主要靠城市街邊擺攤兜售,一度生產經營難以為繼。幸運的是,他搭上了互聯網的快車,變身江津區第一批“網農”,走出了一條全新的農業生產經營之路。

      “我和傳統養殖戶最大的差別不僅僅是通過互聯網銷售,而是互聯網決定生產、管理、銷售各個環節。”毛世強說,他的養殖基地從選擇寵物兔品種開始就進行網絡數據分析,不僅比對其他寵物網站各類寵物兔品種銷量,而且結合自己網店的實際銷售情況,選出當前年輕人最喜歡的幾個品種,然后根據網絡下單和實體店的預約情況控制種兔的產仔數量。

      “我們所有的網絡銷售都采取預定制,一個月后交貨。”毛世強說,這種以銷定產不僅可以最大限度避免生產資源的浪費,而且有效避免了“賣難”問題。

      當仔兔還沒出世時,它的買家已經找好了;當蘋果開花時,銷售已經結束了。記者在渝、浙、皖等地采訪發現,像毛世強這樣“以網搭臺”的“網農”越來越多,帶動農產品銷售的“私人定制”時代到來。

      “認領一畝富硒茶山,喝上自家富硒好茶”,這是安徽天方茶業股份有限公司去年新推出的網絡銷售項目。作為傳統農業企業轉型“網農”的代表,天方茶業的這一網絡定制項目一經推出便大受歡迎,2000畝生態富硒茶園很快被認領一空。天方茶業董事長鄭孝和說,茶山認領實現從茶園到茶杯的零距離,認領的專享茶園將由天方茶業派專人按照有機的方式管護、打理,每年定期提供私房茶??蛻暨€可以通過天方茶葉引進的“物聯網”實時監測平臺,隨時對自己認領基地上的茶葉生長采摘、加工包裝等全流程進行監控。

      “過去我們生產和銷售是兩條線,茶葉采摘后全指望銷售,市場波動和風險較大?,F在一根網線實現精準產銷,極大降低了農產品滯銷風險,保護了農業企業和農戶的利益。”鄭孝和說。

      阿里巴巴農村淘寶事業部總經理孫利軍說,如果把以農業機械大規模使用為標志的規?;a稱為農業2.0時代,那么農產品與工業生產結合,步入標準化、品牌化、深加工則是農業3.0時代,而今“網農”崛起則帶動農業進入4.0時代。這個時代的標志是農業不再簡單為工業提供原材料,不再單純依托商業三產完成銷售,只要有好的創意,有好的產品,保證綠色健康,就不會受地理位置、運輸距離、經銷網絡的限制,一根寬帶,幫你聯通每一個具體的客戶,實現農產品的精細化生產和營銷。

      “標準化”農業:歐盟認證讓山菊變“金菊”

      千家萬戶分散種養、農產品質量安全難監管一直是我國農業轉型中面臨的頑疾,即便是大力推行規?;N養,仍然難以改變我國散戶種養占主體的根本格局。然而,記者采訪發現,作為小農戶與大市場紐帶的“網農”群體卻在不經意中開始破題。

      楊雪梅是重慶市云陽縣蕓山農業開發公司董事長。原本在大學學習中藥材專業的她,一次偶然回鄉發現農村撂荒嚴重,萌生了從醫院辭職回鄉種地的想法。2008年她毅然放棄待遇優厚的工作,拿出積蓄辭職回鄉,經過前期的失敗和不斷選育,最終公司帶動了堰平鄉和鄰近紅獅鎮3000多農戶種植了一萬余畝菊花。2014年底,楊雪梅的公司通過淘寶、郵政及建設銀行、工商銀行的易購平臺開始網銷,短短一個月瀏覽量過萬,銷售額超30萬元。

      “農產品網銷更多起到宣傳和品牌推廣作用,面對打開的廣闊銷路最重要的是解決網上銷售產品的質量安全問題。”楊雪梅敏銳意識到,對于農產品電商企業而言,成也上網敗也上網。如果3000多農戶種植的菊花有一戶質量出了問題,砸掉的將是整個公司的招牌。為此,楊雪梅給基地農戶制定了嚴格的有機菊花栽培標準,并提供統一育種、統一配送種苗、統一種植技術、統一收購標準,農戶生產各環節嚴禁農藥、化肥、激素、轉基因等人工合成物質。除了“自控”品質外,楊雪梅還引入外部標準對基地產品進行等級評定,其中有200畝核心示范基地獲得歐盟有機認證,其他部分基地達到中國有機菊花標準認證,其余為普通菊花基地。

      “達到歐盟有機認證的菊花售價高達數千元一斤,達到中國有機標準的幾百元一斤,而普通菊花幾十元一公斤。”楊雪梅說,國際標準讓她的山菊變成了“金菊”,并倒逼農業生產不斷提升品質?,F在她的基地里,達到歐盟有機認證的菊花以克論價,還遠銷海外。前不久還接到來自英國的40萬英鎊訂單。今年,令楊雪梅高興的是,她作為中國農業企業的代表,獲邀參加在意大利舉行的世博會和德國舉辦的有機食品博覽會。

      安徽省商務廳市場建設處副處長王首強認為,當前農村電商銷售的多是農村分散生產的土特產,由于千家萬戶小農經營,農產品農藥、化肥殘留不一,加之質量監管體系尚不完善,進入電商平臺銷售后如果缺乏有效質量把控,將直接影響網農的信譽和經營。正是認識到這一點,越來越多網農開始自發當起農產品質量安全的“把控人”,甚至是農產品質量標準的倡導者。

      安徽岳西縣來榜鎮的“網農”王棟在淘寶平臺上經營一家銷售岳西當地茶葉的小網店,茶葉貨源來自鎮里分散種植的茶農。談起農產品質量,他坦言,最初只要農民拿來的茶葉都收,但后來逐漸意識到品質不高的茶葉對網店信譽影響很大。如今,他收購茶葉時更注重質量標準,只收高山茶和采摘工藝好的茶,而且堅持人工炒制。

      “不僅網上銷售的茶葉更加注重品質控制,其他農村電商銷售的土特產也嚴格堅持綠色環保的標準。”王棟說,過去山里種植的茯苓、天麻等中藥材往往用硫黃熏蒸,高山蔬菜也常常打農藥,但現在農戶都不這樣了,因為不環保的產品“網農”們不愿收,也賣不出好價錢。

      “以前要想推行標準化、規范化種養只能依靠大戶、合作社或龍頭企業,現在‘網農’一個收購標準就可以讓分散農戶自覺按規生產。”浙江遂昌網店協會副會長林頌文說。

      標準化還直接帶動了農產品的品牌化,進一步提升了產品的附加值。重慶梅江鎮苗族民族村晶珠苗繡工藝品合作社成立以來,產品銷路一直不暢。當地為這些土特產注冊了“邊城故事”的商標,并按照品牌要求統一定型生產,結果這些加入時尚設計元素的苗繡迅速在網上受到追捧,一雙苗繡鞋墊賣到了150元,一個手工布包售價高達4000元,高端的雙針苗繡屏風網上售價高達數十萬元。

      “網農”多米諾效應仍在深化

      站在“互聯網+”的風口,農村電子商務市場正呈現出如火如荼的發展圖景:

      ——電子商務進農村的國家行動已經起步。財政部、商務部最近下發通知,明確表示進一步推動農村電子商務發展,并在2015年繼續開展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中央專門拿出財政資金重點支持縣、鄉、村三級配送機制,支持縣域電子商務公共服務中心和村級電子商務服務站點建設改造等。

      ——地方政府爭相行動,搶抓農村電商的新經濟機遇。在重慶,大部分區縣制定了農村電商發展規劃,明確提出培養一批農村電商帶頭人、支持一批涉農加工企業、建設一個縣一個服務中心的電商進農村服務體系。安徽在去年首批7個示范縣的基礎上,今年再選出8個縣進行農村電商試點。截至今年6月底,全省16個市和2個省直管縣中,共有超過1000家龍頭企業、合作社和種養大戶開展了農產品電子商務營銷工作,僅今年上半年交易額就超過50億元。

      ——各大電商巨頭加速布局,搶灘市場。“今年初我們舉辦了一場縣域與電商企業的對接會,原計劃最多來50人,沒想到全國各地的電商來了300多人。業界對農村電商市場的熱衷令人意外。”王首強說。在重慶,蘇寧云商明確提出2015年將是蘇寧在重慶地區農村電商布局的全面提速期。阿里巴巴更是毫不諱言,農村電商是電商市場中最大的蛋糕,搶灘農村電商市場的緊迫感不言自明。

      “互聯網+”的農業變革只是開始,在政府支持、行業發力、多方協同之下,“網農”的多米諾效應將不斷深化,未來五到十年,電商將會給農村帶來革命性變局。阿里巴巴研究院研究員張瑞東認為,未來,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等將指導農民生產,進入育種、栽培、施肥、灌溉等多個環節,倒逼“精細農業”形成。不僅如此,通過電商平臺的“二維碼+云計算”技術,將實現對農產品供應過程中各種信息的記錄儲存,從而實現對農產品的溯源。最終,互聯網將實現對整個農業產業鏈的再造,推動農業現代化早日到來。

      更深刻的變革或許還在于農村電商為復興農村注入新的生機。相當長一段時間以來,農村人才流失導致的鄉村“空心化”和農村的凋敝衰敗呈現出難以抵擋之勢。“網農”的崛起和農村電商的快速發展有可能扭轉這一頹勢。在渝、浙、皖等地,農村電商風起云涌之地往往是人才、物流、信息集聚之地。通過農村電商帶動,許多外出務工人員紛紛返鄉創業,他們不僅帶回了資金流、信息流、新思想,而且家門口就業有效緩解了空巢老人、留守兒童等社會問題。

      “互聯網已經開始深入到三農的方方面面,在農村經濟社會發展中顯示了強大的生命力。”三農問題專家萬寶瑞認為,當前“互聯網+農業”正在為農業增產、農民增收和農村社會全面發展發揮著重要作用,站在“互聯網+”的風口,變革仍在繼續,農村將會出現繼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之后新一輪大變革。(專題采寫:劉健 趙宇飛 楊玉華 王政 陳國洲)

      (中新網江西新聞轉載)

      午夜成人无码网站,亚洲老熟女毛茸茸BBw,小12欧美萝裸体视频免费
    2. <wbr id="gyxap"></wbr>

    3. <track id="gyxap"></track>
      1. <rt id="gyxap"></rt>